岭外音书断,经冬复历春,近乡情更怯,不敢问来人。这首诗记录了诗人宋之问归乡时强烈的心理矛盾和复杂的思乡情感,把游子的精神痛苦写得入木三分,即使用在今天,也是如此的真切。在外漂泊的人,过年都想回家,都是归心似箭,都充满着复杂矛盾的心情,我也一样。

每年春节过后都跟自己说来年买飞机票回家,但一到年终却总是不舍得,每年都要进行来回两次炼狱之旅,今年也是如此。因为精神和身体大不如前,而且第二天还要上班,所以这次没有去通宵排队,1月27日在五道口电影院东侧的火车票代售点从早上6点一直排到早上9点半,售票窗口在室外,所有博票的朋友都得站在风中,特别冷。最后在这个和神做交易的日子,我把脚冻坏了,换到一张回家的火车票,虽然是硬座,也算公平吧。而队首的一对夫妇从零点开始排,结果一无斩获,连站票都没买到,排在前面一个回佳木斯的朋友也遭遇同样的不幸,真是可怜人,不知道最后他们能否顺利回家。

因为前几年有了坐火车的经验总结,所以这次做了很多准备,比如带了眼睛盒和眼罩,买了橘子、黄瓜和方便面。听从同事的建议,坐出租车也没有走莲花桥,而是从公主坟绕道到北京西站对面下车,然后过天桥进站,一路上还比较顺畅。但坐火车并没有比以前轻松起来,人还是很多,而且这次车厢中竟然没开暖气,晚上非常冷。

回家之前在淘宝店给爸爸买了一条健身腰带,给妈妈和外婆分别买了两双棉袜,然后给表妹买了一个小布包,其他还有四袋北京小吃和两只全聚德的烤鸭。东西不是很多,家人又数落说乱花钱,但我觉得只要心意到就行,钱该花还是要花一些。回家途中最糊涂的一件事情是,在高中同学邓羽家借宿,第二天走得匆忙,竟然忘记有一只北京烤鸭是送给他的,罪过罪过,下次要注意。

大年三十早上到家,家还是原来的样子,只是人间又老了一岁。今年妹妹在广州工作,没有回家,所以吃完年夜饭,通过联通3G网卡和华为E5无线路由,让妈妈和妹妹在skype上视频聊天,网速很快,即使视频聊天也是相当流畅。在北京买了联通3G卡之后,基本就没有用过,雪藏了这么久,此时终于派上了用场。

初一出门在外面转了一圈,家乡变化不大,这几年搞经济转型收效甚微,年轻人大部分都在外地奔波。政府开始建设高档城镇小区(岭南榕园、红河时代广场、翠鸣苑、汇景新城、溯河开发区等等),规划奇石文化村,同时还在发展旅游产业,但是要把原来资源导向型的矿区扭转乾坤,困难重重。

初二回外婆家,空气不是一般的好,天空通透,晚上还可以看见满天繁星,这在北京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。外婆家变化很大,这主要是由外出打工的人带来的,有些农村家庭竟然开始接入网线了,但可惜还没有联通3G信号,无线只能通过移动GPRS信号上网。

晚饭过后的家族大会上,又是老调重弹。逼婚、回南宁发展、考公务员,其实说再多也没用,没有一样我会记在心里。而每当家人劝我考公务员,“卿本佳人,奈何从贼”这句话就一直萦绕在耳边,挥之不去。我让他们失望了,但我这一生要过自己的生活,而不会简单地活在别人的期望里。

初三从外婆家回来,晚上和几个初中同学聚会,阿蓓当妈妈了,真是岁月不饶人。

初四外婆从老家过来,晚上和妹妹视频聊天聊了很久,拉了很多家常。妹妹也开始慢慢懂事了,家人都很欣慰。

初五开始踏上返京务工旅程,而这次返京车票是在回家的火车上通过58同城搞定的,同行的旅客都惊呼太神奇了。一句简单的感叹,却是互联网数年之功,这也算是互联网人值得骄傲的一件事情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