归程

今年早早就买好回家的往返机票,不想再选择火车出行,年纪大了,已经难以承受皮肉心力之苦。

2月8日除夕前一天早上,和好朋友裕波一起去机场,路上还碰上他的一个同事。一路上有说有笑,对各大互联网公司的年终奖都吐槽了一番。过了不久就到了T3,领登机牌,办理托运,然后去吃早饭。由于航空管制,本来11点40的飞机,一直到12点多才起飞。下午3点半到达柳州,机场出口就是机场大巴,1个小时后到达汽车总站。

去年发现在966800网站上可以买汽车票,所以这次就提前买了,到汽车总站拿身份证去换票,人很少,用身份证很快就拿到了实体票。之前怕航班延误过多,多买了一张第二天早上的,于是退掉,退票费很便宜。对我们这些在外面的人,这个服务实在是太方便了,以前每年都要麻烦高中同学帮忙买票,如果时间接不上,还得在市里借宿一晚,回家的体验特别糟糕。互联网将信息交换的成本变得越来越低,进而使社会效率逐步提高,正是验证了那句话,“所有还没有被互联网改变的行业都终究会被互联网改变”。从业几年来,我一直坚定的相信,我们是在做一件伟大的事情。

为保险起见,买了最晚的一班车,所以快到晚上9点的时候才到家。爸爸烧了几个家常菜给我,吃过晚饭之后,用iPhone跟远在深圳的妹妹视频聊天,她工作忙今年又没有回家。聊完后,就洗澡睡觉去了。从北京到柳州,直线距离2000公里左右,朝发而夕至,这是我回家最快的一次。

流水账

除夕一天都没有出门,早上睡到自然醒。窗外下着小雨,雨滴打在阳台上,公鸡啼鸣,还有鸟叫,这是我近一年来睡得最好的一个早上。下午4点爸爸就做好了年夜饭,非常简单,白斩鸡很好吃,很嫩。晚上无聊和妈妈一起看春晚,一边刷微博看大家狂喷。到凌晨0点,各家开始放鞭炮,吵得不行。鞭炮折腾到凌晨1点才让人睡。

大年初一,早上睡到12点多。吃完午饭和爸妈一起逛街,一起逛到人民公园,很多人扎堆在唱山歌。壮乡人民太爱唱歌了,因为很久没有在家里呆过,壮话都已经忘记得差不多,所以歌里所唱我能听懂的就非常少了。在百姓超市买了开心果、杏仁等年货,我平常基本不吃零食,这次过年算是破戒了,妈妈觉得这些东西吃了对身体太热,建议我少吃。

晚上跟爸妈分享了自己去东北旅行的照片。另外,看完了 @研究者July 写的《如何给10^7个数据量的磁盘文件排序》 ,才终于明白《编程珠玑》书中第一个问题的解决思路。文章补充了一些编程珠玑作者认为非常“显然”的知识点,比如基于磁盘的多路归并排序等。

大年初二,早上10点出发去外婆家。按照我们家这边的惯例,大年初二是回娘家的日子。晚上和表弟一起睡。看完当天的新版《笑傲江湖》已经晚上10点多了,洗脚上床已经11点了,但是表弟上床后又折腾一堆东西,跟去年一样。一会看DVD,一会玩手机,一直折腾到0点估计。窗口透风,感觉有点凉,晚上睡得不太舒服,主要是表弟太闹了。

大年初三,下午4点回到自己的家。今天抽空学习了一下wireshark的filter语法。原来wireshark过滤语法和tcpdump的一样,都是基于Berkeley Packet Filters (BPF)。BPF是一种微型编程语言,在运行时会编译以获取最好的性能,在实时过滤大量网络数据的时候非常关键。

大年初四,去了一趟里兰医院,然后走到里兰新建的公园,阿妈想上去看看,但我觉得腿不舒服就不上去了,最后就回到汇佳超市买了一个饭盒(准备装几斤酸笋给以前凤凰的同事),还有果盘。果盘真是气死人,中间一个广告标记贴到果盘里面,没法刮干净,然后用盐搓也没法去掉。国内的制造业真是太垃圾了,而且也没什么好选的。今天买的一个公牛插座也是如此,需要找剪刀剪开包装才能拿出来。晚上在淘宝上给妈妈买了2块手机备用电池,还是互联网行业最给力。

大年初五,吃完午饭陪父母去银行办理转帐,另外我在家这边的工行卡号注销。

大年初六,早上出发从合山到柳州,路上比较堵,10:45出发,一直到下午1点多才到柳州汽车总站。出站后打的到机场,都是一口价80块。幸好没有去原来鱼峰山附近等机场大巴,到机场以后发现,只有柳州宾馆门口才有机场大巴站。在机场很巧碰到了高中同学老古夫妇,还有他们的宝贝儿子。

飞机16:10起飞,19:00左右到达T3航站楼,出来后开始等托运的行李 。忘记看CA1860航班是在30号坑领,傻傻在33号坑等了10多分钟。结果发现其实飞机行李也还没有拉过来,干等了30分钟才拿到自己的。

这次坐飞机的一个惨痛教训是,如果没有结实大箱子并做好防震措施的话,不要把笔记本电脑办理托运,这次我把笔记本电脑直接放到登山包里面,惨了。过了一个月我才发现电脑右侧被磕了一个大坑。

至此,这次春节假期结束。今年家里发生了两件比较大的事情:一个是外公去世,一个是父母搬进了新买的房子。时间总是在滚滚向前,岁月不断老去。


雨夜骑士


正宗螺蛳粉


游乐场的彩球


壮乡歌后


壮乡歌王


一抹新绿


油菜花


小菜花


萝卜酸


千里送酸笋